您的位置:

首页> 不伦恋情> 我上了同学孙鹏的妈妈,还骗她和自己儿子搞 1-5

我上了同学孙鹏的妈妈,还骗她和自己儿子搞 1-5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9-7-23 08:11 编辑
第一章
这是我在上初中时候的事情了,那时候十几岁的年纪对女性的身体是极其好奇的。我有个好朋友叫孙鹏,我们经常在一起玩一起讨论女人,我也经常去他家里。他家住在顶层,窗户正好对着对面居民楼的卫生间,我和其他几个男生经常到他家用望远镜偷看对面楼的女人洗澡。

    那次下午我和孙鹏放学后又到了他家,刚好他妈妈也在家,正在做饭。孙鹏的妈妈是工厂做工的,一米六五的身高,体态匀称,一点也看不出是四十三岁的人,长相比一般人强一些,脸型是那种轮廓分明的鼓脸,皮肤有点黄。高鼻梁眼睛不大不小,身材虽然瘦,但一对大乳房坚挺结实,隔着衣服看上去都像要挤出来一样。

    尤其是他妈妈的一双黄黄的美腿,没穿丝袜,结实又长,让人看到就想有一种上去摸一把的沖动,一双小脚轮廓分明,十个脚趾头像葡萄一样,让人有一种马上想放到嘴里吮吸的感觉。

    孙鹏的妈妈叫刘淑英,我见到他妈妈打招呼道:“刘阿姨。”

    刘阿姨笑着说:“小伟来啦,坐吧,一会儿晚上在这吃饭。”

    我与孙鹏直接进了他的卧室。孙鹏把自己的房门关上,从床铺下面拿出了一台望远镜,孙鹏的父亲是海员一年到头都不在家,这个望远镜是他爸爸从国外给他带来的。我们两人架好了望远镜,迫不及待地向对面楼望去。这是个工厂宿舍那种居民小,小的居民几乎都在一个单位上班互相都认识。听孙鹏喃喃自语道:“怎麽今天没人洗澡呢?”

    我抢过望远镜上下着,果然空无一人。孙鹏无聊地躺在床上等着吃饭,我则继续用望远镜上下着对面的六个卫生间哪里有动静。

    突然我见到其中一个卫生间的门打开了,一个全身赤裸黄皮肤的中年女人走了进去。这个女人身材匀称,以上大乳房结实挺拔,烫成小卷的荷叶短发,非常性地??感,但可惜由于建筑窗台的原因只能看到女人的上半身。

    随着女人打开水龙头开始搓洗身体,尤其搓洗结实的双乳,我的下体开始勃起。当这个女人转过脸来的时候,我吃惊地发现他就是孙鹏的妈妈刘淑英。我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孙鹏,见他没什麽动静我就继续看着。

    突然孙鹏好像看出我正在看好东西,立即起身抢过了望远镜,但那个女人洗完澡了正在转身擦身子,孙鹏只见到女人的侧面与后背。孙鹏气嘟嘟地对我说:“好小子,有好东西看也不叫我,不过这娘们奶子的确挺大的!”

    听了这话我下意识地看看孙鹏的裤裆,已经支起了帐篷。我心想你要知道刚才那个女人是你妈,你非揍死我不可!“咣”一声开门和关门的声音,随即听到孙鹏妈妈说:“咱们吃饭吧!”

    孙鹏问他妈:“你刚才出去啦?”

    刘淑英答:“刚做完饭一身汗,咱家的淋浴坏了,我到对面同事家洗了个澡。”

    孙鹏听后脸上表情很怪也不再说什麽,我心里笑道看来这小子知道刚才看的是谁了。

    吃饭的时候我总是有意无意地低头去看孙鹏妈妈的脚,越看越想摸。一顿饭吃完我和孙鹏又到了房间。孙鹏好像看出了我吃饭是在干什麽,说道:“小子你吃饭时眼睛总盯着我妈啊!”

    我说:“你妈要是不漂亮我也懒得看。”

    孙鹏接着说:“这倒是。”

    我接着不怀好意地的说:“刚才咱们看的那个爆乳女人可能就是你妈。”

    孙鹏赶紧说:“不会不会。”

    我笑着说:“别装了,我就不信你没见过你妈的裸体。”

    孙鹏说:“其实我妈身材很牛逼,我有次不小心看过她换衣服。”

    我问:“什麽样?”

    孙鹏说:“胸特别大。”

    我接着问:“下面是什麽样的?”

    孙鹏白了我一眼:“还不都一样,黑乎乎的一片,我还去扒开看看?操!”

    又聊了一会儿时间不早了,我赶紧家了。到了家躺在床上刘淑英的样子浮现在我眼前,想着那爆乳,我遗精了。

    第二天上学我坐在位置上无精打采的。孙鹏是我的同桌,他悄悄地对我说:“给你看点好东西!”接着从书包里拿出了一本人体摄影。对于几乎没见过女人裸体的初中生来说,这种诱惑是极其大的,我仿佛如获至宝一样仔细地看着画册上的女人。看了一会儿,突然语文老师张老师也不知道什麽时候出现在了我的跟前,我竟然不知道。

    “看的什麽?”这个中年妇女一把抢过了书,只看了一眼就对我说:“你跟我到办公室来一趟。”

    孙鹏吓得面色发白不敢出声。我被张老师叫到办公室一顿批评,她一再逼问我书是哪来的,我一个字也没说。最后张老师让我去检讨,书就没收了。

    我到班里,孙鹏忐忑地问我:“怎麽样?”

    我看他着急的样子知道他怕什麽,因爲前些天我们班里刚刚有一个学生因爲看黄色小说被老师抓到给开除了。我故意爲难地说:“老师让我去考虑,可能书是谁的就要开除谁。”孙鹏听后脸吓得发青,我心想让你担心一下逗你玩玩,下午上课时在告诉你没事。

    下课铃声响了,孙鹏像箭一样飞奔出了教室,我心中好笑。

    由于家住的相对离学校比较远,所以我中午带饭在学校吃。刚打开热气腾腾的饭盒,突然教师的门开了,一个中年妇女走了进来,我一看是孙鹏的妈妈。孙鹏妈妈上班的地方离学校很近。见她上身穿着一件带花的黄色半袖背心,戴着套袖,下身穿着一条弹力健美裤,一双平底布鞋,明显是上班时穿的工作服。

    “小伟,我想跟你谈一谈。”孙鹏妈妈对我说道。

    我起身跟着她到了楼道里,我问道:“阿姨什麽事?”

    孙鹏妈妈突然近似哀求地对我说:“小伟,我知道我这个要求有些过分,可是我真没别的办法了,孙鹏刚刚来告诉我说,他有一本有点黄的书被老师没收了,小伟你一直是优等生,如果你说书是你的我想学校应该不会开除你,可是孙鹏不一样,如果你告诉老师书是孙鹏的,那他一定会被开除的!”

    我看着阿姨哀求的表情,脑海中突然想起了昨天偷看她洗澡时的画面,结实的大乳房让我又把目光看向了她的胸口。我笑着说:“阿姨这应该没问题,您也知道我是要考取美术类的学校,所以我可以跟老师说这书是我的,我用来参考绘画技巧的。”

    刘淑英听后大喜过望,忙握住我的手连声感谢。她一双冰凉的小手握住我的手,我的下体竟然支起了帐篷。我接着说:“不过,阿姨您也知道,我最近在準备考取美术艺术高中,所以很想请你帮个忙,你只要答应,那麽孙鹏的事情我自然会处理得妥妥当当。”

    孙鹏的妈妈连忙几声答应道:“没问题,没问题,让我做什麽都行。”

    我笑笑对她说:“阿姨,我最近在练习画人体,但是苦于没有实物所以很难找到感觉,我想让你来做我的人体模特。”

    刘淑英听后先是一愣,然后头像不浪鼓似的摇个不停,连声说道:“这可不行!”

    我本来就没抱什麽希望,所以她的答在意料之中,我对她说了一句:“让孙鹏自求多福吧。”说完我转身就了教室。

    下午孙鹏坐在我旁边一句话没跟我说,时间过得很快下课了,我一出教室的门见到孙鹏的妈妈站在门口,孙鹏走到他妈的身边。我假装没看见刘淑英。就在我从她身边要过去时,她突然伸手抓住了我的手臂,然后轻声??◢?对我说:“我明天一下午都在家,你要是有时间就过来吧。”

    我听后喜出望外。孙鹏当然没听见我们在说什麽了。

    长夜漫漫终于等到了第二天,我跟学校请了假谎称家里有事,然后拿着画架画笔到了孙鹏家楼下。孙鹏家没人,我从上午一直等到中午一点多,见远远地有个中年女人走了过来,正是刘淑英。

    孙鹏妈妈笑着说:“这麽早就来了?”显然她真的认爲我纯粹爲了艺术而来画她的裸体。我笑了笑不作声。我们两个人上了楼进了她家。孙鹏在学校上课我却在他家看他妈裸体,想想挺奇怪的。

    刘淑英给我倒了杯水,说:“吃饭了吗?”

    我说:“吃过了。”

    今天天气格外的热,刘淑英穿的衣服都湿透了,我看着她的脸庞香汗直流,看着她黄蜡蜡结实的大腿满是汗水,真是说不出的性感。我急切地说:“要不咱?|??们开始吧?”

    刘淑英听后好像有点不自然,然后说:“那我先去洗个澡。”

    我说:“就这样挺好的,身体会有一种原始的美。”

    孙鹏妈妈爽快地说:“那好吧,咱们在哪?”

    我说:“在你的卧室吧。”

    于是我们两人进了她的卧室。卧室的摆设很简单一张沙发,一个双人床,一个立柜。我让她到床上去,我坐在沙发上把画架放好,然后故作镇定地说:“阿姨您可以脱了。”

    孙鹏妈妈有一点害羞,慢慢地把背心脱下露出了戴着白色乳罩的双乳,结实挺拔浑圆,接着又把鞋和四脚短裤脱掉只剩了一条白色内裤。由于出汗太多的原因,内裤被阴湿,我可以很明显地看到她的阴毛和阴户的轮廓,结实的一双修长大腿配着娇嫩的小脚,看得我下身暴涨。

    这时孙鹏妈妈问:“摆什麽姿势?”

    我说:“阿姨你必须全脱了。”

    刘淑英听后,犹豫片刻说道:“这样不就差不多了吧?”

    我说:“不一样,人体讲求的是流线型,如果被几块布阻隔了美感就不叫人体艺术了。”其实我是瞎掰的。孙鹏妈妈听后慢慢解开了胸罩,一双黄色的大奶球是从内衣中蹦出来的,太结实、太挺拔、太浑圆了,看得我双眼发直。她好像看出了我的异样,又停止了动作,我忙说:“还有内裤呢。”

    孙鹏妈妈道:“我总觉得这样不太好。”

    我说:“你还记得吗,您帮我忙,我帮孙鹏的忙。”

    听到这里刘淑英又继续脱内裤,当内裤脱掉时她的短黑色的倒三角阴毛,被阴毛遮住的时隐时现的外阴,被我一览无余。她害羞地问我:“摆什麽姿势?”

    我看着她的裸体,下身涨痛不已,答道:“你转过身背对我。”孙鹏的妈妈在床上后背对着我坐着,丰满的屁股对着我,两个肉丘晃蕩着肉感十足。我又对她说:“你跪着,然后把屁股翘起来对着我。”

    孙鹏妈妈听后并没有动,我问:“你怎麽不摆姿势啊?”

    孙鹏妈妈面红耳赤地说:“你是画人体还是画局部啊,我这个姿势对着你,什麽都让你看见了。”

    我笑着说:“人体的局部也是人体美的一种,你放心吧。”接着我用相对严厉的声音说:“快点!”

    刘淑英拗不过我只好照办,她身体跪趴在床上,屁股正对着我,慢慢地撅了起来,黑色的菊花蕾般的屁眼周边粉红色的嫩肉,黑色鲍鱼般的肥厚阴唇中间那条粉红色的细细的缝尽在眼前,看着眼前的情景我的鸡巴像要爆炸似的,我真恨不得沖上去用手扒开她的阴唇好好看看她的阴道什麽样。

    “别动保持这个姿势!”我假装画了几笔,然后就是欣赏她的下体,我悄悄把鸡巴从裤子里掏出来看着孙鹏妈妈的屁眼和屄开始了自慰。她脸沖窗外并不知道我在干什麽。我越看越沖动。

    这时刘淑英问我:“画好了没有?这个姿势好累人。”

    我悄悄走到她的身后,用我的鸡巴对着她的屄距离只有一个手那麽长,看着她汗流浃背的后背像拱桥一样躬着,肥大的屁股肉丘在那里晃动着,大腿上全是汗,闻着她身上散发的骚味我终于无法忍受了,下身快速地一挺,一下插进了孙鹏妈妈的屄里。

    孙鹏的妈妈突然被我这麽一搞惨叫了一声:“啊啊,你干什麽,快滚下去,你是在犯罪,你在强奸我!”一边说着一边打算起身。我的下体在她的屄里快速地抽插着,感受着阴道的温暖,见她想起身,我右手抓着她的屁股蛋的肉丘,左手一下按住了她的后颈,把她的头按在了床上。

    我就这样用老汉推车的方式疯狂地骑着她,我一只手按着她后颈使她不能动弹,另一只手一会儿绕到前面抓她的大奶,大乳房结实浑圆根本无法握住,我就搓来搓去,听着她叫得很痛苦:“呃呃呃,啊啊啊啊啊,妈呀,啊啊啊……”

    这种痛苦的声音反而刺激了我,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看到我的鸡巴从她的屄里进进出出刮得白沫越来越多,我兴奋得简直无法用言语来表述。我用右手抽打着她的屁股蛋,被我打得变成了粉色,她一直在挣扎着,大约过了十几分锺孙鹏妈妈在我的胯下不再挣扎,也不再出声,像死尸般撅在那里任我玩弄。

    我低点'b"点'下头用舌头舔着刘淑英满是汗水的后背,品尝着成熟女人的滋味,征服的感觉真的很奇妙。随着“啪啪啪”的撞击声我感到一股热流涌向下体,原来是孙鹏妈妈被我搞得尿失禁,黄色的尿液混着阴道分泌出的白色液体润滑着我的鸡巴。

    我说道:“阿姨,没想到你还会这手绝活呢,没少跟孙鹏他爸用吧?”她仍然没有任何声音,我则更加快了速度,看着身下的大屁股来晃动,被我撞得啪啪直响,快感集中在鸡巴的马眼,我忍不住地开始快速喘气并呻吟起来。

    这时沈默许久的孙鹏妈妈开口说话了:“拔出去,别射在里面!”

    我根本听不进去,仍旧抽插着,孙鹏妈妈好像有点急了,也不知哪来的这麽大力气一下挣开了我按着她脖颈的手,别着身子想把我推开,可是就因爲她这麽一动,使我在她阴道里的鸡巴受到了压迫,一股浓浓的精液蓬勃而出,射进了孙鹏妈妈子宫深处,然后我就趴在她的后背上瘫软无力地趴着,孙鹏的妈妈也一动不动地趴在我身下。

    过了不知多久,刘淑英冷冷地对我说:“完事了没有,完事了就下来吧!”

    我说:“还没呢。”说着我掏出了早就準备好的数码相机,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拍了几张她的裸体照片。她不顾一切地起身来抢相机,但苦于没我身强力壮,没办法,一阵折腾后光着屁股瘫在了床上。

    我对她说:“阿姨你不用担心,这些东西是留给我自己看的,听话把腿分开让我拍点局部特写。”刘淑英一动不动,我急呲白咧地说:“那你就别想我帮你儿子!”

    她听到这话后无奈地再次打开了两条结实的大腿。我把脸凑到她的屄跟前,她的屄被我肏得往外翻着,外阴挂满了尿液、汗液与白色分泌物,我用鼻子闻了下,气味骚得不得了。

    我用左手抓住她的脚脖子把她的腿往外又搬了搬,然后把我右手的手指插进了阴道里,抠了几下,接着又拔了出来,紧跟着我刚才射进去的精液像泉水一样从孙鹏妈妈的阴道里往外流了出来,我赶紧用相机开始拍摄。孙鹏妈妈嘴里骂着“流氓强奸犯!”把脸侧到了一边闭上了眼睛,任由我玩弄拍摄。

    拍着拍着我的下体又硬了起来,我挺着坚硬的鸡巴女下男上位又插进了刘淑英体内。这次她就像死尸一样没反抗,我的鸡巴非常顺利地进入。看着她满是泪水与汗水的脸,我低下头亲了她的脸一下,然后用嘴压在了她的不大不小的嘴唇上,我用尽力气想把舌头伸进她嘴里品尝她的香舌,可是她就是紧闭着嘴怎麽也不张开。

    我下边一边操着她的屄,同时用双手开始搓揉她两个坚挺的大奶子,两个大奶子在我的搓揉下又鼓又涨,两个黑褐色的乳头就像两个熟透的大枣坚挺地竖立着。我笑着说:“看来你也被我操美了。”然后我双手突然各自托着她的一个乳头向上用力拔,孙鹏妈妈被这突如其来的钻心疼痛搞得惨叫连连:“妈呀,啊啊啊,疼死我了,你个畜生!”

    我趁她开口叫喊的时候一下把舌头伸进了她嘴里,我的舌头进入她口中后,本能地开始在里面翻滚,吮吸舔弄着她的最新?¨香舌。我用嘴吸住她的舌头,玩命地吮吸着,吸得她喉头发干“噢噢噢”地干呕。

    孙鹏妈妈的口水顺着嘴流了我和她一脸,在这样的刺激下,我双手紧握两个超级爆乳,下体加快了速度。孙鹏妈妈突然大喊一声:“不行了不行了!”接着一大股尿从他妈妈的尿道蓬勃而出,滋了我小腹、大腿一下子,尿液顺着孙鹏妈妈的耻骨流到大腿内侧、流到小脚上、留到了被褥上。

    看到如此淫靡的景象,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又要射了。这时孙鹏妈妈就是有经验,感觉到我要射精,用手抓住我的鸡巴从她的阴道里拔了出来,然后一攥,我的鸡巴被她手这麽一弄,精液一下全都射了出来,射了孙鹏妈妈小腹,阴户、大腿、屁眼上全是。孙鹏妈妈下体满是汗水、尿液、阴道分泌液、精液、以及唾液。

    我无力地瘫坐在沙发上。刘淑英赶紧下床跑去了卫生间,去清洗下体。我看着床上被我们的淫液浸湿的床单,不禁淫笑了起来,原来强迫别人和自己做爱竟然那麽的爽!

    我一边坐在沙发上一边翻看着数码相机里刘淑英的裸体和局部特写。这时卫生间的门开了,刘淑英穿好了衣服走了出来,狠狠地看着我道:“一会儿孙鹏就放学来了,你该走了,千万别食言。”

    我走到门口,刘淑英刚要关门,我头对她说:“宝贝儿,有了这些照片,我想什麽时候找你都行对吧,你要是不同意我就把照片都放上,哈哈哈!”

    孙鹏妈妈听后脸色铁青,但没说什麽,砰的一声关上了门。我带着满足向楼下走去……